阁美村走出陆伟昌

发布时间:2018-10-26 10:02 来源:佛山日报

  1923年5月6日,孙中山第二次来到三水。当时正值击退陈炯明部队,孙中山亲自来到三水县慰问军队官兵,三水中学师生在河口火车站夹道欢迎。孙中山发表演讲,勉励在场学生要树立远大理想,为国家独立富强而读书。
  彼时是国共第一次合作的前夜,中国大地各种思潮此起彼伏,风云暗涌。有一个名为陆伟昌的少年,从广州传回革命的火种,成为三水工农运动早期领导者。
  “东江有彭湃,西江有陆伟昌”
  1901年,陆伟昌出生于三水青岐阁美村。阁美村是三江汇流处的一个自然村,如今村中15巷巷面仍然保留着一座青砖所造的古屋。古屋有个雅致的名字——仕彪别墅。
  青岐村党委委员刘胜安说,这里是陆伟昌的故居。陆伟昌幼年丧父,由在青岐圩开药店的叔父抚养长大。“仕”“彪”二字,分别有学而优则仕、文采“炳如彪如”之意,这仿佛也暗示了陆伟昌的一生。
  1920年,陆伟昌小学毕业后考入县立三水中学。在学期间,他接受新思想,与一些进步同学秘密组织团体,开展学运。1924年中学毕业后,陆伟昌前往广州等地,并随彭湃从事革命活动,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底~1926年初,陆伟昌受彭湃派遣回家乡从事工农运动。陆伟昌与邓熙农、程鸿博一起挨家挨户宣传。1926年夏秋期间,阁美村农会正式成立,与三水首个农会——上横涌农会遥相呼应。陆伟昌还顺势建立了一支30多人的农民自卫军,并自任总队长。
  与此同时,陆伟昌还与邓熙农,以及张剑影、李恒高、刘作舟等人深入青岐7个乡10多个村发动村民,最终促使青岐所有村、乡都成立了农会,很多农会还组织农民自卫军,这一带也成为当时三水农民运动最活跃、最有声势的地区。
  “陆伟昌有出色的演讲才能和农民工作技巧。”三水区档案局相关工作人员说,陆伟昌精力旺盛,能沉下心挨家挨户发动农民,一干就是几个月。他又善于宣传演说,常常串联到大路、岗根、塱西、西村、伏户、上九等地帮助开展农运工作。
  “工农革命运动的发展,为三水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创造了条件。”该工作人员指出,1926年五六月间,中共三水县支部成立,陆伟昌作为支部会员,有力地支撑起三水工农运动的发展。当年秋天,三水40个乡和1个区成立了农会,会员3480人,三水农运进入高潮。
  据知情者回忆,每当有农会成立,陆伟昌都上台发表演讲。当时的群众赞称“东江有彭湃,西江有陆伟昌”,陆伟昌对三水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发挥很大作用。
  “不可离开家乡民众”
  上个世纪20年代,三水水陆交通便捷,出于军事斗争等需要,孙中山曾两次来到三水。1926年秋,“农民运动大王”彭湃也曾经到三水视察并指导农民运动开展。
  自此,三水农运以磅礴之势向前发展。据三水党史研究资料记载,当年11月,三水县农民协会在县城河口成立,全县30个乡50个村的农会和中小学、机关团体均有代表参加成立典礼,陆伟昌被选为县农会委员兼县农民自卫军队长。
  次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爆发,陆伟昌、邓熙农等人遭到反动派通缉。中共中央“八七会议”后,陆伟昌马上恢复在三水的活动。同年秋末,中共三水县委成立,陆伟昌成为县委委员。
  陆伟昌的革命历程与家乡人民休戚与共。按照当时革命斗争形势需要,陆伟昌深入农村恢复了一批农会。当年11月,中共广东省委决定在广州举行全省暴动,陆伟昌和邓熙农等人秘密组织了以西南榨油厂、理发等工会会员组成的工人赤卫队和阁美村农会会员组织的农民自卫军。
  “他们与四会农军一度占领了广三铁路走马营路段,封锁了广州至西江地区的路上要冲。”区委党史研究室相关负责人说,广州起义失败后,陆伟昌转移到香港,但很快他听从彭湃“不可离开家乡民众”的建议,返回三水开展活动。
  1928年4月,陆伟昌按照省委“要尽量发展赤色工会会员”等指示,深入工人、农民之中,很快恢复了部分工会、农会组织,还发展了5名工农成员加入中国共产党。
  与此同时,陆伟昌还打入南海县南沙乡土匪头子李校的队伍,以进一步发展革命力量。可惜的是,1928年8月,陆伟昌到李校家中赴喜宴,遭遇南海县署出动几十人围村抓人,李校率队突围,陆伟昌在黑暗中掉队,最终遭乱枪击中而牺牲。
  “智夺第一支枪”
  在三水当地,还流传着陆伟昌“智夺第一支枪”的故事。为此,记者曾拜访三水文史专家陆探芳。陆探芳出生于1936年,在他23岁那一年,陆探芳因工作巧合,拜访了陆伟昌同襟陆荫廷的后人,了解到陆伟昌的事迹。
  “陆伟昌思想果决,行为勇猛,而且充满激情。”据陆荫廷的侄子陆许修口述,陆伟昌在读中学的时候就曾经组织同学从河口到西南游行。陆探芳开始为陆伟昌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并以缅怀先烈的心情搜集起他的故事。
  陆伟昌有一个同学,他的父亲是地主,平常拿着一支左轮手枪吓唬乡民。有一天,陆伟昌来到该同学家中,谎称自己捡到了一些左轮手枪子弹,说想借枪一试,并许诺事后将一半的子弹送给该地主。
  出人意料的是,陆伟昌把子弹上膛后,突然脸色一沉,说:“我们要搞农运,没有枪是不行的。这支枪就算我代表大家向你缴了。要是不答应,子弹不认人。”几句话吓得地主脸青唇白,只能目送陆伟昌“夺枪而去”。
  没几天,陆伟昌探得一伙盗匪即将运送一船武器从阁美村边通过,他提着那支左轮手枪,带着十多位农会会员带齐铜锣、长矛大刀等实施夜袭。很快,他就武装起一支农民自卫军。
  陆探芳说,当时三水革命思潮此起彼伏,很大程度上是受当时地理环境影响。自广三铁路通车后,三水到广州的空间距离大为缩短,广州作为当时革命思想的中心,三水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
  陆探芳还说,后人很难知道,陆伟昌走上革命道路,会不会跟孙中山的演讲有关联。在陆伟昌参加革命运动的第3年,他就不幸牺牲,年仅27岁。但可以明确的是,“他们那个时代的追求,是建立一个自由平等的中国”。
  文/佛山日报记者杨立韵

(责任编辑:苏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