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三水档案!三水曾有名楼,旁有神奇的浮沉石

发布时间:2019-03-24 13:31 来源:佛山新闻网

  前不久,三水主题曲《相约淼城》推出,歌词唱到“我们在三十六江楼,放眼世界”,于是,“三十六江楼”又再次出现在三水街坊的视野中。三十六江楼到底在哪里?与三水的江河有何关联?有无何神秘传说?下文为你一一解答!

  三十六江楼千古传唱

  清朝嘉庆二年(1797年),三水县作为省城广州通往广西和粤西、粤北的水路交通要道,为方便接待乘船经过的各级官员,特在县城河口三江汇流处北江岸边建一座楼台,按例称为“行台”。

  相传,两广总督、著名学者阮元视察粤西路过,登楼赏景,文思泉涌,遂为此楼题名为“三十六江楼”,并挥毫题写匾额,又赋诗一首《三水县行台书院新成停舟登三十六江楼》:

  滔滔三十六江流,齐到行台古渡头。

  学海回澜动浮石,魁岗佳气起高楼。

  久无羽檄催传箭,为采风诗暂泊舟。

  手把新书授多士,风帆送我又端州。

  阮元题写的楼名和所撰之诗,刻于楼上,“三十六江楼”至此成为千古佳话。

  据旅港收藏家麦国培考证,“三十六江”文化除了受到外地人阮元的青睐,也颇受三水本地人喜爱,曾有三水名人自封“岭南三十六江渔者”。

  1897年三水拨贡(12年一选,逢酉必选,全县选一名)胡彤恩(三水著名外交家胡庆育之父),世居同德坊社滘乡(今乐平镇黄塘社滘村胡家),科举应试后到京为官,离开家乡后,对三水念念不忘,自号为“岭南三十六江渔者”。

  相关权威解读曝光

  旅港收藏家麦国培通过大量研究发现,清道光四年《揅经室续集》中对阮元该诗有详细的解读。

  三十六江楼到底在哪里?与三水的江河有何关联?有无何神秘传说?麦国培用《揅经室续集》和三水县志相互考究,一一攻破了这些问题!

  附近有块神奇的石头

  从阮元的诗中可看出,在当时“三十六江楼”的附近,有一块“浮沉石”,坊间也常常将此作为茶余饭后讨论的焦点。

  相传,这个在古渡口处旁边“会动的石头”,没有根基,经常浮浮沉沉,时隐时现,非常有意思。清嘉庆版《三水县志》对此有图解记载。

  摘自嘉庆版《三水县志》,图中圈红处则为“三十六江楼”地址。“浮沉石”位于古渡口左边水域。麦国培收藏

  三十六江楼见证三水威水史

  “三十六江楼”可以说充分体现了三水源远流长的“水文化”。

  摘自嘉庆版《三水县志》,图中可见北江、西江、苍江、昆都山。麦国培收藏

  “三十六江”是指西江有名的二十七条支流和北江的九条有名支流。

  何为三十六江?

  “三十六江”是指当年西江有名的二十七条支流:北盘江、南盘江、龙塘江、思览江、牂牁江、洛青江、柳江、漓江、郁江、浔江、西洋江、驮蒙江、黄龙江、橘江、荔江、藤江、绣江、横槎江、邕江、秋风江、贺江、新江、白马江、金城江、绿瓮江、蕉花江、武阳江;北江的九条有名支流:浈江、始兴江、墨江、锦江、翁江、麻江、潖江、政宾江、苍江。

  三十六江楼毗邻多个古建

  摘自嘉庆版《三水县志》,三水曾设学宫和行台。

  有史料记载,三十六江楼在清朝道光四年(1824年)变为“行台书院”。当时,三水县城中书院处于低洼之地,常年潮湿易受水浸,所以在两广总督阅兵三水时,当时管事的三水县人就提议将城中书院(即上图“学宫”)迁至行台,行台兼作书院,并将城中书院更名为行台书院。

  图片摘自《三水县教育志》,1988年12月编。

  三十六江楼毗邻多个古建,位于魁岗文塔之南,与昆都山隔江相对。有世人表示,其旧址就在现在的百年海关大楼附近。

  图片摘自《三水县志》

  据相关记载,咸丰四年(1854年),“三十六江楼”不幸毁于战火,殊为可惜。

  有识之士曾提重建名楼

  到了现代,有不少三水人对重建“三十六江楼”充满期盼。

  三水有识之士曾倡议,要在三江汇流的昆都山上重建“三十六江楼”,并将邻近一带的古迹景点,组合成为“三江汇流景区”,使“三十六江楼”成为继武汉黄鹤楼、湖南岳阳楼、广州镇海楼(越秀山五层楼)、昆明大观楼等国内名楼之后的第五座名楼。这个倡议曾成为三水区政协的重点提案。

  三水博物馆首任馆长麦海模拟三十六江楼图。

  1990年,三水博物馆首任馆长麦海和时任三水县文化局局长陆探芳曾探讨在昆都山重建三十六江楼的设想。陆探芳当时比较重视重建的设想,当即组织三水博物馆、三水文联以及三水文化局相关负责人一行7人亲赴昆都山实地考察。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三水博物馆首任馆长麦海说:“1990年,三水相关专家就一致认为昆都山是易地重建三十六江楼的最佳位置。为了圆梦,我试图画饼充饥,利用电脑合成出三十六江楼(重建)的雄姿。”

  麦海设计图。理念:学习重建黄鹤楼的方法,用混凝土高仿清代古建筑,以台梁斗拱的形制造楼。楼高七层,总高36米。底层以36条柱子支撑,中庭为边长3.6米的正六边形,六边形的各边分别设三个3.6米×3.6米的门厅和三个12米×3.6米的厢房。从一到六层共有18个门厅和36条石雕龙柱,每条龙柱刻上不同形态的龙和36条江河的名称,并以上下游的关系从上层至下层安放龙柱。整座楼的外形由三个不同方向的水字组成,这些设计都寓意三十六江汇集于三水,也是三水的重要象征。

  麦海模拟三十六江楼图。

  1992年,《昆都山易地重建三十六江楼方案》作为政协议案被正式提交给三水县政府。同年12月15日,时任三水县县长卢逢生亲自带队,再一次登上昆都山考察。当时卢逢生肯定了昆都山是重建三十六江楼最佳地点,是感受三水历史文化内涵最丰富的福地,当即同意先行拨款5万元修复昆都山脚下的五显古庙,作为未来昆都山三十六江楼的配套景点。

  事后由博物馆牵头,积极与五显古庙所在地江根村协商,由村民集资加上政府拨款,按原样修复了频临倒塌的五显古庙,陆探芳亲自撰写了重修碑记。

  但是,由于多重因素,重修“三十六江楼”无奈只得暂时搁置。

  可以肯定的是,“三十六江楼”情牵三水人,作为三水文化重要的一个标志,是三水文人雅士的较大期盼。

 

  文/佛山新闻网 朱广晖、方琳

  图/佛山新闻网 方琳;麦海、《相约淼城》MV截图

(责任编辑:关霭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