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城抢抓湾区发展机遇 迸发创新创业活力

来源:珠江时报 时间:2018-12-05 09:34

  这里是。每天高铁列车呼啸而过,三山科创中心、丰树国际创智园高端时尚;千灯湖的湖面碧浪连波,岸边的游人三五成群,周边高楼林立,鳞次栉比,一派现代气息。

  改革开放以来,这里堪称奇迹诞生之地:旧厂房和田地变身为城市公园,并获得全球城市开放空间大奖;传统制造业升级换代为金融和科创融合发展的现代都市型产业;偏僻落后的孤岛一跃成为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核心区,粤港澳合作的前沿阵地;坐高铁48分钟可达香港,与香港形成一小时生活圈……

  如今,随着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加速推进,广深港高铁投入运营、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多重重大利好叠加,为这片热土带来无可估量的虹吸效应。

  围绕着全球创客新都市示范区的目标,桂城将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双向发力,持续推动“品牌桂城”建设。对于城市品质的极致追寻,也必然能够引领桂城再造新的辉煌。

  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探索

  在粤港澳科技展示交流中心运行一周年之际,三山科创中心又一项目落地。11月28日,佛山市南海金智投资有限公司与慧科资产管理(中国)有限公司正式签约,进驻三山科创中心,未来拟引进粤港澳高新技术型企业,形成集智创科技、文化、电商等于一体的产业集聚。

  而在稍早前的7月,桂城国际双创园开园,同步进驻的还有创客邦、英国阿斯顿大学中英科技成果转化平台等一批重大项目签约进驻。

  这只是桂城近年来在链接国际资源,打造全球创客新都市核心区的又一最新案例。从广东金融高新区、丰树国际创智园,到千灯湖创投小镇、再到双创园……一个又一个有着国际化背景的平台项目落户桂城的背后,是桂城加速新旧动能转换,构建都市型产业体系的不断努力。

  而这一切,对于40年前的桂城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上个世纪70年代,平东墩头村生产队队长陈锐南接回加工50个玉器耳扣的单子。这50个耳扣,让大体还在从事农业劳作的桂城人惊觉,原来制造业这么赚钱。

  没过多久,改革开放春风吹拂南海,一个改变南海命运的政策正式出台——《对外加工装配和中小企业补偿贸易办法试行条例》,广东根据条例设立5个试点县,南海有幸成为其中之一。

  依靠“三来一补”,桂城农民赚得洗脚上田后的第一桶金。不过,深知“三来一补”不是长久之计的桂城人,并没有满足眼下的繁荣景象。一批来自本土的民企暗暗发力,积极创造真正属于自己的产品。很快地,一批明星企业逐渐崭露头角。

  1988年,开厂不到3年的珠江开关厂(现广东珠江开关有限公司)实现了一系列技术创新。首款产品LK—18正式下线,让珠江开关的低压漏电开关逐渐在城乡全面普及。

  珠江开关的“一炮而红”仅仅是桂城传统制造业兴起的一个缩影。1993年,星期六股份有限公司从“三来一补”做起,逐渐发展成为第一家上市A股的鞋类企业。

  制造业的迅猛发展,让桂城迅速完成了初期的财富积累。到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传统制造业效益放缓、成本增高、生态污染等问题不断凸显,“三来一补”的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桂城嗅到了危险的信号:产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在发展大势和内部需求的双重倒逼下,桂城高瞻远瞩,一方面在产业形态上完成转型升级,推动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现代都市型产业、总部经济迈进;另一方面,加速改造功能单一的工业园模式,建设一批更加高端化、国际化的产业社区,引领园区经济的转型。

  说来也巧,桂城再次赶上了好时机,迎来两个难得的发展机遇。一个是1997年出台的《南海市中心城区总体规划》,规划描绘了南海中心城区发展蓝图,第一个地标工程也是规划的核心工程,千灯湖公园选址桂城;一个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2001年),生产投资全球化让桂城不再只是“产品走出去”还可以是“外资引进来”。

  2002年,桂城首次提出,要以信息化建设为主线,发展信息服务、金融服务等新兴服务行业,调整产业结构进而增强城市综合竞争力。然而,如何实现目标?桂城的目光落到了2001年建成开放的千灯湖上。千灯湖一期工程由城市规划、景观设计领导企业SWA集团负责设计,是一个兼顾山、水的城市开放空间。

  有了出众的生态环境、加上积攒了十几年的制造业基础,桂城成功引入一批外资企业。2007年,广东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落户千灯湖畔,确立打造“亚太金融后援基地”的发展目标。随之而来的是汇丰环球营运中心、友邦金融中心、法国凯捷BPO运行中心等近400家金融机构及知名企业的进驻。桂城现代都市型产业版图加速成形。

  与此同时,在建设“都市型产业基地”的理念引领性,桂城通过三旧改造等方式,加速推进村级工业园的改造步伐,解决工业园区档次水平低等系列问题。

  瀚天科技城便是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在瀚天科技城所在地,曾经是一片废旧钢铁加工交易场所,当年的税收不过200多万元。在推倒重建后,瀚天科技城经过多年的发展,税收足足增长了数十倍。其中,环保服务业成为瀚天发展的主要产业支撑点。

  几年后兴建的天富科技城则再进一步,首度开启了桂城从标准厂房到“私人定制”的时代,定位是集生产、研发、办公、应用、生活为一体的都市型产业园区,通过量身定制厂房模式解决本地区多层式生产型及研发型物业需求,为企业壮大发展提供优质服务平台。

  此后,金谷智创产业社区、天安数码城等一系列高端产业社区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桂城都市型产业加速集聚。

  三山片区无疑是全新发展理念的最大受益者。伴随丰树国际创智园、佛罗伦萨小镇、南海外国语学校等项目相继落成,三山片区优质、高端的特征逐渐得到众人认可。安齿科技、林至科技等高新技术企业先后进驻,更是以实际行动认可了三山片区的超前发展理念。

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三山片区。
         

  数据显示,桂城目前拥有各级孵化器、加速器、众创空间培育梯队15家,其中国家级孵化器和众创空间5家;高新技术企业192家;累计引入人才团队45个,引进国家高层次人才18名;2018年1月至11月上旬,共有66个超千万项目落户桂城,投资约204亿元;在谈项目37个、计划投资约610亿元,其中超10亿元项目14个。

  从“村中有城城中有村”到花海桂城

  南国的初冬,清风拂面,静谧的湖畔,阳光斜洒,岸边柳条轻舞,华灯初上,点点灯火如繁星般点缀期间。这就是千灯湖,成就了整个南海的浪漫与诗意,也开启了桂城的城市蜕变之旅。

  有什么样的产业,就有什么样的城市;有什么样的城市,就能带来什么样的产业。产业与城市,如何从互相割裂走向共生共融?这个话题,在桂城身上也体现的淋漓尽致。

  改革开放以来,桂城花了数十年,从田地变成厂房,完成了财富积累。但村中有城,城中有村的乱象,让桂城始终无法成为一个高品质城市;而新的都市型产业的加速集聚,又倒逼桂城要迅速完成城市的升级再造。如何改变“产强”而“城弱”的困局?伴随着产业的转型升级,桂城开始思考如何从厂房变成都市,以承载产业崛起所释放的巨大生产力和消费力。

  桂城的实践是,改变传统的产城割裂状态,大力发展“产业社区”,在统一维度下同时推进城市与产业的“双转型”。

  让我们再把目光拉回千灯湖。在上世纪90年代,她还是一片旧厂房。随着南海城市中心扩展,加上海八路的兴建,这片紧邻广佛的土地价值优势日益凸显,被南海选定为新城的核心建设片区。

  为了建造世界级景观新城,南海请来SWA的美国景观设计公司设计千灯湖。从1999年到2002年,占地300亩的千灯湖公园(一期)正式落成。园内有1300余盏景观灯,晚上千灯湖齐亮,甚为壮观。

2018年佛山千灯湖音乐节活动现场。

  千灯湖的出现,引领造就了广东金融高新区,成为集聚高端产业及人才的载体。随着千灯湖逐渐发展成熟,人们围湖而居,商业绕湖而建,产业傍湖而聚。千灯湖让南海、桂城的城市品质得以大幅提升。

  以千灯湖为起点,南海的城市格局顺势拉开。与之相配套,南海大道、桂澜路、佛山一环东线,搭建起宽阔方正的大路网格局,城市重心开始了向东迁移。

  尝到甜头的桂城,开始复制千灯湖模式。怡海湖、映月湖、文翰湖相继出现。而在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建设中,文翰湖科创小镇、怡海湖科创产业带等的建设,也印证了这种策略的成功。

  不仅如此,在城市品质的提升上,桂城也是大手笔投入,“花海桂城”便是一例。桂城的目标是让每一个公园、每一条道路,都有一个主题花色。从三山森林公园,途经文翰湖公园,再到映月湖公园,通过桂澜路、海三路,进入千灯湖公园,市民一年四季都能欣赏到各色花景。

  如果说,滨湖建设提升的是桂城的城市品质;那么,千米商业长廊的形成,则让桂城真正有了现代都市的格调。截至目前,桂城已开业的购物中心有南海广场、保利水城、宜家家居共计10余家,桂城千米商贸长廊已成型,长廊两侧的人气越来越旺,众多房地产项目从这里开始不断向四周扩散,桂城的城市味儿也越来越浓。“东有天河,西有桂城”的说法,是人们认可桂城现代都市化建设的最好印证。

  城区面貌脱胎换骨仅仅是桂城城市蜕变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在乡村。

  在传统制造业快速发展时期,污染给乡村带来不小困扰。河涌污染便是其中之一。对此,三圣河沿岸居民感触最深。河水由白变黑、由净变臭,迫使周边居民不得不关窗生活。如今,随着沿岸污染企业的悉数取缔、河涌治理力度的不断加码,三圣河恢复了往昔的模样。

  除了河涌治理,桂城还结合“三旧改造”、美村美居等举措逐步提升乡村面貌。

  党的十九大提出,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今年11月23日,桂城正式出台《桂城街道关于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方案》。方案提出桂城将以构建共建共治共享体系为目标,力争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大进展。

  “乡村振兴是国家战略,也是推动桂城高度城市化、高质量发展、城市形态提升的重要工作。”桂城街道党工委书记麦绍强表示,桂城将坚持问题导向,从群众关心的事情做起,从群众不满意的地方改起,充分考虑社区的历史传统和现实条件,集中力量形成比较优势、特色优势,让乡村振兴工作在桂城遍地开花、百花齐放。

  大湾区时代桂城拥抱更美好的未来

  新加坡著名学者郑永年在阐述城市化与全球化的关系时曾表示,国家间的竞争就是城市之间的竞争。城市既是全球化的载体,也是全球化最强有力的推动者。

  从西方国家现代化发展来看,一般都是先有城镇化然后才有全球化,城镇化与全球化是现代化的两个过程,都是基于资本与产业和市场不断自我扩张的结果。

  在全球化发展浪潮席卷的当下,珠三角正联手港澳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桂城所在的佛山正与广州携手共同打造超级城市,提出“广佛同心携手打造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核心”,共同参与全球竞争。

  2017年开春不久,南海区启动了“全球创客新都市”建设,提出要努力打造成为全球科技、资本、人才等创新资源与珠三角制造业全方位合作的对接站。

  在此背景下,作为南海的城市标杆,桂城在西有千灯湖的广东金融高新区,东拥三山片区的粤港澳合作高端服务示范区,现代都市产业已具规模,而且高度城市化后拥有更宜居宜业的高“颜值”情况下,在粤港澳大湾区时代大幕开启之际,部署更具前瞻性的融入湾区的发展规划,走国际化路线,实属水到渠成。

  与此同时,佛山的一纸全新规划,也让桂城对国际化路径有了更大的雄心。今年1月,佛山“一环创新圈”战略规划出炉,提出要借力广州南站枢纽功能,在禅城、南海、顺德接壤区域,打造佛山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

  三山片区,正位于整个“三龙湾”的核心区。这个面积仅有23.8平方公里的地方,时下已经成为佛山最炙手可热的潮涌之地。特别是2月8日,首批4家省实验室之一的季华实验室宣布落户于此后,可谓把三山片区推到了佛山创新极核的龙头区位。

  市委常委、区委书记黄志豪不止一次提出,接下来南海将围绕“一环创新圈”,积极推动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建设,把千灯湖-三山片区打造成为佛山新名片,建设成为新时代创新集聚区,全面提升区域竞争力。

  面对新的历史机遇,桂城的格局早已打开,一方面加强内功的锻炼,加快规划全新的城市发展格局,不断建设更具规模的都市型产业社区;另一方面则不断扩大自己“朋友圈”,主动对接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集聚区,以更广阔的胸襟拥抱世界。

  2017年3月,桂城举办“全球资源互联政企联动共享”2017年载体联盟对接全球五大行恳谈会;2017年7月,桂城在香港举办“香港+佛山”粤港澳合作高端服务示范区投资环境推介会;如果再加上千灯湖金融峰会、粤港澳合作论坛,佛山市南海区工业互联网工作推进会……在高速的城市化引擎推动下,桂城链接世界的步伐在不断加快。

  而一场场高端会议举办的结果,则是桂城成功将触角伸向全球,网罗国际前沿产业创新资源并将其汇聚于此。毕马威、宜家、凯捷、AIA、丰树、谷歌、甲骨文等一大批国际巨头的进驻,无疑是其全球化战略效果的最好证明。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宏大叙事中,桂城最看重的自然是与港澳的联系。特别是随着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加速推进;广深港高铁即将投入运营,香港到桂城的时空距离缩短至48分钟;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多重重大利好叠加,更为这片热土带来无可估量的虹吸效应。黄志豪表示,未来广东金融高新区和三山片区将以推动粤港澳合作为引领,以吸引港澳特色优质资源项目为重点,致力打造全方位国际化合作平台。

  面对湾区科技和金融力量外溢的可能性,桂城将主动对接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充分利用广深港高铁、港珠澳大桥,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双向发力,主动承接北上广深、港澳地区乃至国际优质资源。

  “目前,桂城已建成产业载体300万平方米,可为科创企业、高新技术企业提供发展空间。”桂城街道办事处主任岑灼雄表示,接下来,桂城将聚焦全球创客新都市战略,抢抓引领性平台建设,充分利用广东金融高新区和粤港澳合作高端服务示范区两大平台,围绕特色小镇建设、一环创新圈、佛山创新集聚区和佛山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推进实体经济提质增效,促进城市经济高质量发展。

  “桂城是一个充满热情的地方,文化基础好,我们进驻后,将以点带面,引进和培育一批有特色的项目,做桂城双创的加速器。”对于进驻桂城国际双创园后的前景,火炬孵化集团副总裁、国家级孵化器品牌创客邦CEO卢海燕充满信心。

  亲历者说

  0元闯桂城

  创造千万级企业

  2005年,刚刚毕业的王博伟带着身上仅有的一千元,一路南下来到广东旅游。没过多久,就把身上的钱花光了。为了挣够回程路费,他决定先找份工作。

  就这样,王博伟阴差阳错地来到了桂城,只因为这家台资的化工材料企业管吃管住还给发工资。然而,谁也想不到,王博伟很快辞职搞起了科研,目标是做人体软骨,能内置的那种;更没想到的是,软骨没做成却做成了性能更好的ACF人工软骨仿生材料。

  今年,ACF以及用ACF材料制作的ACI鞋垫彻底火了,近两年连续翻倍增长,“实在是供不应求导致生产跟不上,要不然销量还能往上走。”已经是佛山林至高分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王博伟笑称,自己的运气很好,每每缺钱了就有贵人相助。其中,最大的一个贵人就是桂城。

  当初离开公司时,王博伟在夏西村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一个房间用来睡觉、另一个用来做实验,厅里面堆材料。“那个时候还没什么钱,实验室的仪器都是自己买五金配件组装而成。”王博伟说,当时的他,只需骑个自行车出去转一圈,就能把材料都买回来。

  在别人眼里,这并不值得一提。但是对于手头并不宽裕的王博伟而言,完整的产业链不仅可以为其节省大量的时间、金钱成本,甚至还有可能是灵感来源。“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缺什么配件,但是骑着单车去市场转一圈,就会惊喜发现,我要的就是这个。”

  得天独厚的产业基础让王博伟坚定地将工作重心留在了桂城。有好几次,大概晚上九、十点钟,王博伟下意识地想着回家,就从东莞开车到桂城,才意识到自己在东莞买了房子,佛山的工厂是租的,但内心里早已把桂城当作家了。桂城好在哪?王博伟重新审视这个问题才发现答案就在眼里。

  “用现在的话来说,桂城真的是大城配套小城成本。”王博伟坦言,“对一个做技术研究和科技成果转化的人来说,具有极低成本却又非常发达和健全的产业链体系的佛山,无疑是再适合不过了。无论是风土人情还是生活成本以及产业链成本,这座城市给了我实惠,同时也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正因如此,王博伟后来正式定居桂城。

  到了2015年,王博伟对桂城的感情变得更加深厚。当时,王博伟的科研成果体系已经十分完善,接下来面临的是扩大规模,首先要解决融资问题。就在那时,一家风投公司闻讯而来,投3000万元占10%的股份,同时签业绩对赌协议,即王博伟若未能在期限达成对赌要求,则必须让出更多股份。

  面对这个艰难的决定,王博伟陷入两难。到底是释放股份接受对赌扩大规模呢,还是继续做科研、中试和小规模的量产?就在这时,桂城经促部门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原来,早前由桂城相关部门引荐王博伟申报佛山市创新人才团队的结果出来了——公司通过审批获得1250万元的资金扶持。政府背书,不仅为王博伟带来了1250万元,还让银行放宽了贷款门槛,两家银行一口气给了王博伟超过2000万元的授信额度。

  “在此之前,就算用房子抵押贷款,也只能贷款140万,现在同一套房子,却能贷500万元。”王博伟说,有了政府和银行背书,他终于可以底气十足地拒绝风投公司的对赌要求。从此,佛山林至高分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进入新纪元。今年10月,林至科技获得2018年第七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佛山赛区企业成长组一等奖。

  特写

  平洲玉器剑指全国最强“玉都”

  11月20日,2018年中国技能大赛——“平洲玉器杯”首届全国玉石雕刻职业技能竞赛决赛在平洲玉器街拉开帷幕。

  1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玉雕匠人围坐在操作台前,专心致志地打磨手中的璞玉。围绕在他们身边的,有国家级玉石雕刻大师、工美大师等专家评委。这是平洲玉器街始建以来,最为星光熠熠的一天。

  回眸历史,上世纪初以“平洲玉雕”技艺闻名广州西关玉器街的梁林记,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一百多年的今天,他的故乡平洲玉器街会成为大师云集的艺术家社区。步入上世纪70年代,创意新、工艺佳、价格低,这几项核心竞争力让平洲玉器加工产业名声大噪,越来越多客户把订单交给平洲。

  很快地,平洲玉器加工产业越做越大。产业越做越大,分工自然越来越细。渐渐地,平洲玉器逐渐形成整合了玉器加工、批发、集散等中上游产业链。产业链的完善意味着平洲玉器产业的优势得到进一步扩大。在上个世纪90年代,平洲玉器产销品种丰富多样、高中低档俱全,迎来玉器产业首个鼎盛时期。

  然而,粗狂式发展模式掩盖不了行业制度的缺陷。其中,诚信经营便是最大隐忧。由于少数商家的不诚信经营行为,让平洲玉器产业在千禧年前后遭受重大打击。为扭转平洲玉器形象,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于2001年正式成立,协会成立的首个任务就是制定《平洲珠宝玉器市场交易行规》。此后,在诚信经营联盟体系的帮助之下,平洲玉器诚信问题彻底改善。

  与此同时,协会还积极对接缅甸达成自由交易关系,说服缅甸各大翡翠采矿公司将玉石直接运至平洲出售,使得平洲原材料的优势更加凸显。慢慢地,平洲玉器产业恢复了往日的生气。至此,平洲玉器行业也从家庭作坊式的产销发展成为专业化、规范化的特色经济产业集群。

  不过,伴随时代前进与消费观念的变化,传统玉器产业已无法满足大众需求。危机意识超前的桂城决定重新定义平洲玉器产业、谋划发展新方向。最终,平洲玉器产业撕下传统标签,剑指文化创意产业。

  有了目标还要有行动。此后,桂城于2012年正式提出申报国家AAAA景区的计划。为成功申报、推动产业转型,平洲玉器街先后启动玉廉文化广场、翠宝园、璞玉园、大明宫、君玉酒店等项目建设,大大丰富产业内涵。

  2014年,申报正式通过,平洲玉器发展迎来新纪元。眼下,平洲玉器产业办立足平洲玉器街景区,眺望全球玉器市场,统筹联系各玉器产业资源,包括各行业协会、玉雕大师工作室、玉器商家等,凝心聚力谋发展,促使“平洲玉器”品牌获得业内外国际声誉。首届全国玉石雕刻职业技能竞赛(决赛)的承办更是进一步擦亮“平洲玉器”名片。

  “平洲玉器产业底蕴深厚、平洲珠宝玉器协会经验丰富且具有影响力,全国性玉雕专业竞赛落户平洲,可以说既有巧合性又有必然性。”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史洪岳相信,平洲玉器未来可期,希望平洲玉器继续发挥优势,为传承中华玉文化发挥重要作用。

  统筹/关帅屏杜建新 文/珠江时报记者周钊泷 图/珠江时报记者方智恒 刘贝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佛山新闻网无关。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叶绮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