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水人眼里的河口:是百年文物,是家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8-12-06 11:26

  佛山新闻网讯  佛山日报记者洪海报道:每个周末或者有空的工作日傍晚,陈生都会从文塔公园附近的家回到河口桥东街的公租房。作为一位“70后”,陈生从小在河口长大,河口之于他和家人,一草一木皆有感情。

  今年5月,陈生和二哥一起租下父亲家附近的一套公租房,作为家人、朋友吃饭的地点。房子的旁边,是陈生儿时记忆最深刻的三水旧海关大楼。傍晚时分,当陈生一家人在阳台喝茶时,他们有时候会望着奔流不息的北江和百年海关,在旧楼房里,享受着回忆里的旧时光。

  陈生家人坐在阳台喝茶,旁边就是百年海关大楼

 

  租下一套房 安放旧物件

  在陈生住进公租房之前,房子里遍布蜘蛛网。陈生对房子进行简单修饰之后,旧楼房里遍布的是旧时光。

  陈生一家人对过去的时光有一种怀念,这从房子的摆设能够看得出。在电视柜上,一台已经不能使用的黑白电视最为显眼。一台上个世纪70年代从香港带回的夏普牌收音机,至今还能收听电台节目。收音机下,放满了一盒子的磁带,里面有张学友、徐小凤等歌星的曲目,也有粤剧小曲的带子。闲着不用的缝纫机,则成为了电视柜。

  旧物件仿佛将人带回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但是一台夏普牌的平板彩色电视,又把人拉回到21世纪。在陈生和妻子朱风看来,每一件物品都有一段故事,也有它们的收藏价值。

  “比如这几个盒子,都有60多年了,是从我老家翻出来的,以前结婚用作喜糖盒子。这些鸡公碗是我们从家里翻出来的。这个坛子是以前我们到佛山打酱油用的。”朱风为了更美观一点,还为酱油坛子、茶壶做了小橱柜,把鸡公碗贴在墙上,在房梁上挂了旧河口船队的煤油灯。不过,煤油灯经过改造后,内部已经被换成了节能灯。

  陈生说,从小在河口长大的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三水旧海关大楼。在他小时候,旧海关大楼是港务所办公楼,陈生是河口船队职工子女,经常和儿时玩伴在大楼里捉迷藏和乱跑。“大楼是当时河口旧街最高的楼,那时候河口很繁华。”陈生回忆,旧海关大楼曾有人办公,后来成为文物保护单位才逐渐清空。走上旧海关大楼,至今还能见到搬离之前所驻单位在黑板上写的提醒信息。

  陈生从小在河口长大,成家后也住在文塔公园附近,平时又经常回到父母在河口的老房子。陈生和二哥就商议在原河口船队的职工楼租下一套房,作为家里人、朋友闲事吃饭喝茶的地方。“家里的厨房基本不怎么用了,在这里吃饭喝茶,到了天黑才回去,很惬意。”陈生说。

  住在文物旁 追忆旧时光

  河口的文物,又岂止旧海关大楼一处。在陈生一家人眼里,它们也是儿时的童趣和回忆。

  百年海关、百年邮局、百年火车站和半江桥,在陈生一家人的回忆里都有一席之地。陈生的二嫂冯芬小时候住在桥西街,陈生一家小时候住在桥东街,这条连接两家人的路,就是他们记忆中河口最繁华的地方。

  冯芬说,河口的繁华来自于火车站和河道运输的繁华。河口位于西江、北江、绥江的交界处,广三铁路的终点就在河口火车站。冯芬回忆,最繁华的时候,桥西街的家门口都摆着摊位卖东西。当时,桥西街就有供销社、工商所、税所甚至有打金铺,桥东街则聚集着港务所等单位,海关大楼周边聚集着河口船队等单位的家属楼。

  河口火车站和河口港因客运、货运而兴。陈生记得,在他小时候,货物从广州运到河口,再从河口转运到肇庆、清远和广西等地。做客运火车的人也到河口转客运船。陈生在四五岁时,还经常到河口火车站坐火车到三水火车站,坐一次花费几毛钱。“那时候坐火车到西南是最便捷的交通工具,不坐火车就只能走路或者撑船到西南。”陈生回忆,小时候爷爷带他到西南茶楼喝茶,就鼓励他多走路,因为能省下几毛钱。

  有供销社、有邮局、有茶楼,这是陈生一家人对河口旧街的回忆。冯芬记得,百年邮局曾经被用作银行、文化室等用途,但是印象最深的还是作为邮局时。家人对河口的眷恋也传递给了下一代。

  曾经的河口旧街,繁华似锦。如今的河口,因其文物丰富经常被当作取景地。“对面那栋楼就是当时刘涛来拍戏的,就是那间窗口有拖把的房子。”冯芬指着旧海关大楼隔壁的一栋楼说。冯芬说,河口旧街的楼普遍都垫高第一层,是因为该地曾经水患严重,房屋底下的石头能够防水灾,水涨时楼梯处就相当于码头可以乘小船。

  冯芬喜欢做菜,每天下班后就会来到租下的房子为家人做饭,看着熟悉的河口老街。“这里靠着江边,现在人少了但是很安逸,到了夏天江风一大都不用开空调、风扇。”冯芬说。 (应受访者要求,名字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佛山新闻网无关。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韩林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