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普格县工作小组将佛山经验引入凉山脱贫攻坚战

发布时间:2019-10-16 07:33 来源:佛山传媒集团全媒体报道组

  

  在特尔果乡古木洛新村,陈奕(右一)探望住进新房的彝族同胞。

  

  佛山和中广核集团共同出资建设的古木洛新村楼房错落有致。/佛山日报记者曾庆斌摄
  
  在佛山(普格)现代农业产业扶贫融合示范园,大棚种植的蔬菜长势正旺。

  9月13日,中秋节,广东(佛山)对口凉山扶贫协作工作组驻普格县工作小组的陈奕、余小华两位干部驱车40多公里,前往广东援建的特尔果乡古木洛新村调研。

  越野车穿行在海拔2000多米的群山间,急转弯一个接一个,犹如一叶扁舟出没风波里。爬过一道长坡,古木洛新村远远在望,清一色的蓝瓦白墙掩映在青山之间。

  陈奕看到一对彝族姐弟行走在放假回家的路上,连忙邀请他们上车同行。“陈伯伯好,我认识你。”姐姐吉木尔呷用普通话说:“我是古木洛村的,在特尔果乡中心校上四年级,我在村里经常看到您,在学校也听过您讲话。”

  类似这样温馨的一幕,常常在普格县上演。这源自于在脱贫攻坚战中,佛山干部时刻想着群众,一切为了群众,他们克服种种困难,用心用情用力扶贫,在高山峡谷、田间村头、学校医院都留下了足迹,与彝族同胞打成一片,成为当地干部群众心中的好干部、好朋友。

  在两三年时间里,佛山干部不仅用发展市场经济、社会建设的经验与资源,帮助普格贫困乡村建起彝家新寨、现代农业园、新卫生院,更潜移默化地引导当地群众转变观念、致富奔小康,用真心换来了真情,用实干赢得了信任。

  同甘共苦赢得普格干群信任

  “佛山干部带来的思想理念、工作作风感染了我” 

  2018年5月,禅城区副区长陈奕接到通知,要去凉山州普格县挂职3年。他的第一反应是“母亲怎么办”。年过七旬的母亲身患糖尿病30多年,并发症日渐严重,此前一周刚被救护车紧急送医。

  “虽然不舍,但共产党员应该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将家庭重任留给家属,陈奕带着东西部扶贫协作对口帮扶的使命奔赴千里之外的凉山。为了尽快熟悉贫困乡村的情况,在工作分工尚未公布时,陈奕就下乡调研。

  一次次调研,让陈奕看到了普格条件的艰苦,也让他更深切地感受到当地群众对党领导的这场脱贫攻坚战的殷殷期望。

  “彝族同胞尽管家庭贫困,但他们很勤劳,平整的田地太少,他们在很多陡峭的山坡上都种了玉米等农作物,尽管人在那些地方都无法站稳。他们对党和政府都非常拥护。”  陈奕哽咽着回忆,“当时正值雨季,当地很多领导干部坚守在防汛工作一线,时刻警惕山洪、泥石流、塌方危及群众人身安全,几个星期有家不回。”

  这让佛山扶贫干部坚定了与当地干部群众并肩作战的决心。

  陈奕年轻时曾在高明区的镇街挂职,他明白挂职干部只有融入当地才可能与群众保持血肉联系、与人民团结奋斗。平均每周下乡两三次,农民、师生、乡村干部都是调研慰问对象。一年下来,曾经每天梳着大背头的陈奕,现在也像普格很多干部一样剃了被他本人笑称为“扶贫头”的平头。原本不能吃辣的他,肠胃逐渐适应川菜。作为地道广东人,现在与普格群众交谈不时说出几句四川话。

  同甘共苦就能赢得尊重与信任。去年8月,普格县开始集中组织彝族同胞赴禅城务工。很多彝族同胞从未走出大山,对于气候、饮食、语言等迥异的佛山感到非常陌生。为了让彝族同胞安心,工作小组的佛山干部余小华和普格县原县委农办副主任安子子吉多次陪着几批务工人员坐30多个小时长途大巴前来佛山。

  “在大巴车上,小华工作不断,一边照顾彝族同胞,一边与相关部门、企业沟通协调。”安子子吉回忆,到达佛山以后,余小华来不及回家休息,便忙着与区扶贫、人社部门一起安置务工人员。

  安子子吉常驻佛山做普格务工人员的稳岗工作后,余小华又积极联络禅城区相关部门为他提供帮忙。为他找到食堂安排工作午餐、派车方便他深入五区工厂探访务工人员、春节假期自掏腰包请他品尝粤菜美食感受佛山温暖……工作小组的所作所为传递着兼容开放、通济和谐的佛山人精神,润物细无声地影响着普格干部群众的心田。

  喜事收授高额礼金,曾是当地的陋习。安子子吉在今年中秋假期回到普格为女儿办婚礼,学习佛山节俭婚庆风尚不收彩礼,只邀请了亲朋好友聚餐庆祝,保守估计“损失”了60万元礼金。“这是因为陈奕、余小华等佛山干部带来的思想理念、工作作风感染了我。”安子子吉深情地说。

  创新思路引入佛山市场经济经验

  “帮扶当地脱贫,不仅是修一条路、建一栋房,更重要的是发展村集体产业” 

  山路九曲十八弯,从普格县城到特尔果乡古木洛新村,,40多公里颠簸了1个多小时。记者胃里直翻腾,早已习惯跋山涉水的工作小组成员下车后依然神采奕奕。

  去年,陈奕来到普格,挂点联系特尔果乡。佛山和中广核集团共同出资建设的古木洛新村村容整洁,通了自来水,幼教点、党群服务中心、民俗坝子、卫生室等一应俱全,与此前大多数老乡住的阴暗潮湿、人畜混居的土坯房形成强烈对比。

  安居之后,如何乐业?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小组深感“帮扶当地脱贫,不仅是修一条路、建一栋房,更重要的是发展村集体产业,在有限的帮扶时间里,为当地留下长久的生计。”

  工作小组帮助村里建成集体畜圈,利用退耕后形成的高山草场养羊,让村集体有稳定收入来源;支持村里在居民区外建立集中畜圈,让家家户户都有地方养猪养牛养羊;引导当地村民种植高山油菜,利用部分财政资金和社会帮扶资金建立古木洛榨油坊扶贫车间,村民可以就近加工油菜籽、增加农产品附加值,聘请的5位村民员工获得工资收入,村集体获得利润。

  52岁的古木洛村民阿呷作而成为古木洛榨油坊扶贫车间的员工。他说起生活的变化很是开心:“年纪大了,出去打工不方便。很感谢佛山的帮助,我们住上新房,还能在家附近打工挣钱。现在每年收入增加不少。”

  古木洛村的集体经济渐入正轨,主要靠扶贫资金拉动,由村集体经营。普格县乡村众多,财政扶贫资金再多也有上限,如何用有限的财政资金拉动尽可能多的产业扶贫项目?曾在禅城多个镇街担任主官的陈奕创新思路,引进佛山发展市场经济的经验。

  在特尔果乡特尔果村,规划占地面积1200亩(第一期300亩)的佛山(普格)现代农业产业扶贫融合示范园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工程车、铲车、钩机往来作业。“就像我们佛山搞工业园一样,先用佛山财政扶贫资金做好土地平整以及水、电、道路、蔬菜大棚等基础设施,再去招商,找有经验有销路的企业家来投资种养项目。”陈奕说,产业扶贫,政府不应该也没能力大包大揽,引进市场机制,财政扶贫资金就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目前,该示范园已吸引两家企业进驻,预计可为全乡255户贫困户实现户均增收超1000元。其中一家种植紫苏、迭迭香等特色蔬菜,销往成都、北京等地。另一家绿臻农业有限公司则在种植有机红米基础上,通过“稻田养鱼”“稻田养蛙”等方式,打造生态观光农业。“我们此前来考察就担心初始投资太大,现在政府投资建好了基础设施,降低了我们的投资成本,可以集中精力、财力做产业。”绿臻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彭彰为佛山干部带去的新发展模式点赞。

  共建共治佛山暖流注入普格民心工程

  “佛山干部不仅给资金帮扶,更带来许多发展新思路” 

  特尔果乡政府的厕所,也是特尔果村的公厕。工作小组成员在一次下乡调研途中,走到公厕门口,却怎么也迈不开脚步。公厕的条件实在是太简陋了。乡干部虽然尴尬,却也没辙。特尔果乡财政收入几乎为零,扶贫资金前几年都优先用在安全住房、安全饮水等刀刃上。

  当地政府正在号召群众移风易俗、讲卫生,乡政府公厕应该起到表率作用。必须由此开始一场厕所革命!没有资金就要创新思路!

  佛山在城市治理中发动社会力量、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理念,启发了佛山扶贫干部。陈奕牵线搭桥,一家佛山爱心企业慷慨解囊捐资,干净整洁的公厕在今年国庆节前后建成启用。

  工作小组三天两头往下跑,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陈奕发挥自己在禅城基层任职多年、与爱心企业广泛接触的优势,一年多时间邀请了30多名佛山企业高管前去普格县,一方面考察投资环境,另一方面也激发他们参与脱贫攻坚战的热情。在工作小组的引导下,佛山企业的爱心如同暖流注入普格的一个个民心工程。单单是2018年引入普格县的社会援助资金达336.6142万元、物资价值42.924万元。

  特尔果乡中心校食堂用上鹰牌捐赠的瓷砖,更加干净整洁;吉木尔呷等师生利用佛山企业捐建的太阳能热水器,洗上了热水澡。校长马王富至今记得当时学生们欢呼雀跃的情景。

  特尔果乡卫生院约90平方米,全乡人的疫苗接种、门诊看病以及医生护士的食堂全挤在一起。全院没有一台电子设备,病人验血要兜转一两个小时去县城医院。工作小组在调研中发现后,立马联系上佛山旅港乡亲设立的邓祐才基金,捐赠了血液细胞分析仪等设备,又推动普格县政府筹集资金建设新卫生院。

  普格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郭吕刚一次与陈奕交谈中提到,普格县有间乡村小学的课桌比较破烂。陈奕记在心里,默默发动佛山一家爱心企业捐赠一批新桌椅。没过几天,校长给郭吕刚打电话表示感谢:“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是陈奕帮了大忙。”郭吕刚满怀感动,佩服佛山干部的干事效率。

  一桩桩大事小事,一天天拉近工作小组与当地干部群众的心理距离。“佛山干部不仅给我们资金帮扶,更带来许多发展新思路。”特尔果乡党委书记宋文顺说,跟佛山干部共事越久,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信心越足。

  对话

  扶贫一年,心灵得到净化 

  记者:代表佛山到普格参加脱贫攻坚战,一年多来有何感受?

  陈奕:内心触动很大,感觉人生的格局都变大了。去年6月,禅城区领导来看望我们,本来计划去两个乡的两个村看看,结果都因为道路多次塌方而无法成行。我们在这里扶贫只是几年,当地党政干部却是长期面临塌方、泥石流等风险,环境艰苦却奋斗不止。这里的百姓也懂得感恩,一住新房子就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画像挂上去。这些都令人感动,让我们觉得佛山的帮扶都是值得的。有时下乡晚上住在乡政府,望着黝黑群山与闪烁星空,余小华也会跟我说,感觉心灵得到净化,没有什么杂念。

  记者:您曾担任禅城区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这对您做好凉山扶贫协作工作有无帮助?

  陈奕:肯定有。我们得知位于普格县甘天地乡有一个在建的光伏发电扶贫项目,就积极与县有关部门协调,将部分佛山援助资金投入该项目,一来解决了该项目资金紧张的难题,二来也使佛山援助资金获得更好的社会效益。因为禅城对口帮扶湛江廉江、云浮罗定的过程中有过众多先例,让我们更有把握。

  对我们工作帮助最大的是佛山发展市场经济的经验。比如:在产业扶贫中,政府可以发挥引领作用,却不能取代企业家。所以我们像建工业园区一样发展农业产业园,先搞好“五通一平”然后就招商,把种什么、怎么种等问题交给懂行的企业。

  记者:扶贫干部都是家中顶梁柱,家属们对工作小组成员的工作支持吗?

  陈奕:我爱人说我在哪里,哪里就是家,让我非常感动。2018年10月,我来凉山4个月,近80岁的老父亲中风,后在医生的精心治疗和家人的照顾下,恢复的还不错。我非常感谢她!余小华的爱人也在学校工作,所以暑假也会带着小孩来普格。她们不仅来探亲,还施展厨艺,帮助我们跟当地干部增进友谊,支持我们开展扶贫工作。

  文/佛山传媒集团全媒体报道组记者黄婷、曾庆斌、阮凤娟

  图/佛山传媒集团全媒体报道组记者吕颜(除署名外)

(责任编辑:甘颖)